• 会员之家
  • 专题报告
镇以和靖,御以长算
信息来源:AMBOUND每日经济 发布日期:2019-04-11 阅读次数:35
【文字 大 中 小】【关闭窗口】保护视力色:

    东方政策有时要比西方学说更为精妙。

   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,一定都知道淝水之战;知道淝水之战的人,也一定知道谢安,因为他是淝水之战的光荣统帅。当把淝水之战作为故事来讲的时候,人们关注的是过程;当把淝水之战作为历史来研究的时候,闪耀光彩的历史人物的千古作为就是重点。而在这其中,其实不仅仅有谢安,还有恒冲,还有众多的人物。东晋是一个门阀政治甚嚣尘上的朝代,派系众多,山头林立,实际恒冲比谢安在东晋还更有影响力,因为他是个改革派,当时的“土断”改革就是他搞的,享有盛誉,并且拥有兵权。按说这样的朝代必是失败者,但实际情况正好相反。大兵压境,生存危机之际,他却自认为声誉不如谢安,力驳非议,主动拥立谢安为帅,以区区八万之军抵抗投鞭断流、大兵压境的百万秦军。

    谢安有何德何能?

    从一件事情可以看出此人的能力尤其是眼光。当战争即将暴发之时,不少士兵畏惧逃窜回京师。有人建议搜捕逃兵治罪,谢安却认为“强寇入境,不宜加动人情”,不同意搜捕。他当时的一句话,就显示出了他的超远视野:“卿所忧,在于客耳!然不尔,何以为京都?”一句话,如果不往首都跑,那还是首都吗?!统帅如此之稳,天下安能不稳,战争还没打,实际大局已定。

    真正让谢安赢得这场著名大战胜利的是他的核心策略:镇以和靖,御以长算。意思是稳定最为重要,要把眼光放长远,乱局之中,以远见制胜,以不动制变动。

    谢安的克制能做到什么程度?当淝水之战大胜的捷报传来,谢安面对如此振奋的喜讯竟然泰然自若,不动声色。当时他正和别人弈棋,接到谢玄报捷之信,看过后默默无言,仍把目光移向棋坪。下棋的人关切地问起战事,他只是淡淡地说:“小儿辈大破贼”,神色举止,毫无异常。下棋的人得知大胜之后难以抑制心情激动,告辞而去,谢安才表露真心。手舞足蹈,跨过门槛,把屐齿折断竟浑然不觉,结果又留下了一个千古成语,踉踉跄跄。

    现实世界,其实与1600多年前差不多。

    中国现在面临的也是“大兵压境”的险境,中国以往是以“世界工厂”著称,世界大多数国家所需的消费品以及制成品,有相当大比例来自中国。现在,中国的产能依旧存在,甚至实际生产因科技而更高,规模更大,而世界在此刻恰恰又多了更多的国家,拥有正在不断上升的产能,换句话说,世界工厂开始普及到了全世界,整个世界处于严重的过度生产状态。这样的情况,正如《颠覆世界的城市化》一书所描绘的那样,这样的世界自然是一个危险的世界,要么出现新的更大市场空间,要么发生战争或是严重的经济危机,几乎不会出现其他的选项。以中国为例,试想原本经济增长建立自供应全世界的产能,现在这些产能的空间遭到各方力量的围剿,市场根本不是扩大的问题,而是日益缩小,庞大惊人的产能渐渐失去价值和效用,这意味着中国除非顺利并且快速的实现转型,否则今后经济根本不可能出现正增长,而一定是负增长,甚至是大幅度的负增长。

    应该说,留给中国转型的时间并不多。

    最终分析结论(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):

    为了赢得时间,交换并且创造新空间,这种时刻保持克制和稳定,是非常必要的。愈是乱局之中,谢安式的克制与稳定,愈是显得珍贵。叫嚣战争容易,和平来之不易。一个国家的成功转型,无论如何都需要时间,而时间唯有克制才能换取。所以唯今之计,最佳的战略,依旧是镇以和靖,御以长算。乱战当中,唯有存在,才是发展的基础。